Aqua.

文画双渣,为所欲为
将国之天鹰星/SID/Aqua Timez
喜欢音乐和欧洲史和狼人杀

纯属虚构!!!化用了下我和我女朋友的名字而已。。。


Dear Miss.C:

C小姐,好久不见。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想从一定程度上您还是能理解我的所作所为。

您不会收到我的这段话。此时,我们已经失去了联系。但是,不妨让我们缅怀过去美好的时光。

 

我一生中从未经历过如此难以忍耐的等待。C小姐,我呼唤着您的名字,那种激动和虔诚不亚于手中正捧着这世上最贵重的珠宝。您光彩夺目,却不让人觉得难以亲近。

那是一个弥漫着葡萄酒香气的傍晚。就这样,您毫无征兆地闯进我的生活,我的思想。我们谈天说地,我们谈论生活,历史,艺术,生命,自由,直到凌晨。我想象您的一颦一笑,我固执地断定,您一定也和我分享着同样的激动心情。因为我正是如此。您的每一句话都敲击在我心灵的琴键上,如果灵魂有形状,那它一定正颤抖不止。您的言语,轻拂过我心中每一个不被理解的疯狂想法,或是因为害怕被认作疯狂而从未对任何人启齿的想法,使它们重新焕发生机。明明是两个毫不相关的人啊,心与心的距离却那么那么地近。这一定是缘分,命中注定的缘分啊。C小姐,请在您的言语中腾一小块地,供我的灵魂皈依好吗?我的心灵也随时为您而敞开!

您睡去以后,我又独自盯着亮闪闪的屏幕,愣神了好一会,把聊天记录又好好重读了几遍。您会不会也和我做出相同的举动呢?我痴痴地笑了起来。毕竟无论如何,我不相信事情都是我的一厢情愿,只有我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我要把您留在我的生命里。从此,我便再也不会孤独。

这种等待是最折磨人的。就像新酿的葡萄酒,刚刚放进酒窖的几天,等不及它去经历时间的沉淀,总是惦记着它。我时不时想给您发消息,可是生怕打扰您的生活。我打好了字,又一句句删掉,最后组织好简短的语言,紧张地点击发送。我做着其他的事,心思却完全不在。我时刻保持紧张,以便特别关心的提示音一响,我能第一时间冲过去。C小姐,您看,您是我生活的第一位呢。您在忙什么呢?能和我说说吗。您有时隔一天回我,有时要两三天。您的弧线那么长,已经绕了地球三圈啦。

晚上10点,您回消息了。我发现您总是晚上才回我。这真是个好习惯。不像我,整天捧着手机无所事事。我一直秒回消息,但列表也没几个能说得上话的人。空荡荡的屏幕总是能把我牢牢吸住……吸进无尽的深渊里去。

任他人过他们庸俗的生活去。c小姐,让我们来分享生而为人最至高无上的快乐吧。

我本应是个滔滔不绝的演说家,而在您面前,我噤了声。我仔细斟酌自己的文字,使其尽量以一种较为成熟的语气表达出来。但您总能言语轻薄的外衣下准确地捕捉到我想表达的感受。我在你面前,实在是原形毕露。

第二次交谈也愉快地画上了句号。我照例翻了几遍聊天记录,满足的睡去了。您的可爱闯进我的梦里。

“请不要说‘再见’啦。你不能保证今天的你就是明天的你,我也一样。所以,下次请说初次见面哦。”

我会从梦中笑醒的。我对着屏幕,像第一次约会的男孩子想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般地,排练起自己的表情,

“c小姐,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我们的交谈逐渐多了起来,不再仅限于夜晚。对此我当然喜闻乐见。我那单一扁平的生活因为你的不断深入逐渐饱满起来。我穿过了您钻石般的光芒,得以欣赏起光芒源头晶莹剔透的美丽。起初我总是仔细整合好文字,编成一长段发给您,而您也总是把想说的话合在一块儿发给我,将我从迷迷糊糊的瞌睡中惊起,跟我宣告真正的夜晚才刚刚开始。然而现在总能收到您的早安问候,我从此改掉了赖床的坏习惯,每天早起只为等你的一句“早”。您开始主动联系我,跟我没话找话说。看来不是我一个人产生珍视对方的想法,我很高兴。

不过,竟然让我感到有些遗憾的是,我失去了感受等待的煎熬和斟酌文字的机会。我们你一句,我一句地相聊甚欢。不过,我沉浸再那一段时间的欣喜中,这种狂喜掩盖过了所有其他细微的情感变化。

一个傍晚,我们不可避免地,聊起了爱情。那也是所有细微的感觉累积起来,第一次使我感到异样。

我当然对您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非常感兴趣,我非常愿意听您讲述这些。那晚,我们也提及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所幸的是,年龄差未能在你我之间形成代沟。在这方面,您也非常有趣。我希望您没有听到屏幕对面见不得人的笑声,即使听到了,请责怪您自己的谈吐吧。

我感到隐隐的不安。有关欲望的话题会使人忘本的。在这样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我的人生信条告诉我,这是一种罪恶。

我希望这样的话题就止步于今晚。我还是向往着以往的氛围,我们深入自己的思想,也深入对方的,您认真倾听我,我认真倾听您。

正在我犹豫该如何和您启齿的时候,您这样和我说:

“爱情不庸俗。强者的爱是很有力量的。”

您冷不丁这么来一句,就好像是一眼看穿了之前的谈话中,我回消息时,为何一直有所迟疑,有所犹豫。您一句话,我便打消了与您启齿的念头。您总是懂得我在想什么。您包容我可笑的理想和浪漫主义,但生活毕竟还是琐碎的事情居多。一瞬间,我感觉我们就像一个灵魂的两面。我们交谈着,在形而上与现实之间寻找平衡,让自己残缺的灵魂变得完整而饱满。   

你大概会说,生活才不是苟且。生活即是艺术,是诗和远方。

 

然而,这些都是我的错觉。

此后的事情,我想我也不一定要再做赘述了。与日俱增的不适感与敷衍,使得我无法再好好面对您和我曾共同度过的时光了。我应该是提过的,我不喜欢和人谈论生活的琐碎。我本来快要说服我自己把目光更多地投入到您和我的生活中去。但是您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倾听我的感受。我不想提及这些难耐的回忆了。总之,我真的很失望,比我想象中要失望得多。我也是从那时才意识到,我是多么多么地爱着曾经的您,那个有着一千张有趣面孔的灵魂。

我几乎是怀着对整个世界绝望的心情从好友列表中删去了您。我又要回到以往的孤独中去了……之前我不知道那种欲言又止的倾诉欲到底源自于哪里。不知道那种看完书之后的饱和感源自哪里。不知道有了好东西就要疯狂安利的行为源自于什么心态。现在,我正式名之为,孤独。您曾给我带来温暖,我相信我也抚慰过您的心灵。那时,您和我说的“初次见面”,该不会就意识到了如今的结局吧……若是如此,请允许我对您的远见用尽称赞敬佩之词。

我本以为您是我的太阳。后来,我以为您是一颗调皮地闪烁着光芒的星星。最后我认为您是一颗彗星,在空中留下绚丽的光带之后,便散尽了光芒。但其实,您或许从一开始,就只是一颗不会发光的石头,和我一样。您不带恶意地走进我的生活里,我却将您无情地赶了出去。错在我——作为一颗向往着发光的石头,我只是不想再记起这份失望,和这份希望陨落的无力感。错在我,是我对爱情过于执拗。原谅我,c小姐。

 

原来这一切是如此地荒唐,简直是一场越轨的白日梦。

就像我经历了漫长而磨人的等待,直到最后酒下肚时,才发觉我付诸心血的葡萄酒并不为我的身体所欢喜,或者说已经变了味。但是,我至少醉过。酒红色的影子横贯在现实与梦境之间。甚至,我也并不讨厌嘴里残留下来的酒的香气。我像个贪得无厌的酒鬼,时常酒瘾发作似的,依旧怀恋着高脚杯里紫红色的半透明液体,正如我对您的思念。

大概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本来就只是由不计其数的“初次见面”所构成的吧。能拥有一瞬的共鸣,应该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了。没有谁是谁的太阳,因此没有谁的太阳会陨落。这个世界上就从来没有永久的太阳,我们只是被一时的光芒照瞎了眼睛,明明两手空空,却自不量力了。

我们只是在黑暗中独自徘徊游走的旅人。

我本不应该抱有任何希冀的。明知不可能的事情,却还是要去幻想,去相信,也不知是可悲还是顽强。无论如何,这无济于事。等待还在继续,生活就像一个斩不断的循环,处处散发着诱人的葡萄酒香气。

但我曾经爱过您,c小姐。至少我们的爱情有过不庸俗的过往,也落得个不庸俗的结局。请允许我抛开生分的后缀,再叫一次您的名字——Cynthia.多么美丽的名字啊,我现在依旧这么觉得。就像我曾无数次想象过你会怎样呼唤我的名字Aqua一般。

C小姐,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Your sincerely

 A

 


感谢小伙伴在我想砸电脑扔书的时候及时安抚了我

三章的做了2h你告诉我整本一共有26章

这里是一个被打了鸡血却叛逆又迷茫的人

思维导图使我快乐(smile

只是硬把一段景物描写套在了院长身上而已,贡献下tag  p2是作死临摹

突然想给央海组产粮  我爱女王  我爱副市长
很久以前开的一个坑。。。只写了开头,中间没想好怎么写就直接跳结尾了
小学生流下不会写文的泪水。。。ooc严重
想要修改建议!

7月要到了我短短十几天的暑假要结束了。。。也就最近能摸摸鱼
p2是半成品画下去了嘿嘿
想来ccg和理想乡也是与我无缘了啊。。。呜呜呜
我还是去学习吧

砂锅面线研究所:

将国群里的文画接龙结束啦!爸爸们都辛苦了!


一个短打,君士坦丁x安东尼奥,小学生随便写写的,感觉ooc

        花环落在方形石碑前的青灰色台阶上。纤长的手指轻拈起石碑上的蛛丝,将那些脆弱而坚韧的白色丝线一根根仔细地慢慢挑开。蛛丝缠绕在元首的手上,侍从欲上前,却被一旁的辅佐官抬手制止。颇尼齐亚的钟声传来,试图唤起久远的记忆。
        “康士坦丁......”
       安东尼奥合上双眼,右手有力地抵在胸口,眉头蹙起,微微颤动。他那样低着头,什么也不说。少时,他睁开双眼,眼神又恢复了一贯的理性与从容。还没等侍从和辅佐官反应过来,这位日理万机的元首便开始吩咐会议的事项。侍从领命跑开,辅佐官却站在那里,似乎依旧沉浸在钟声的  余韵当中。
        “元首您......”
        “这钟声是一种宽慰,也是遗忘的开始。”安东尼奥将目光投向钟塔更远处的天空,“比起沉湎过去,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遵命,元首。”
        心已经不想当初那般疼痛了,也再不用强忍着悲伤了。接见完特鲁奇亚外交使节后那种想放下自己的身份,放下一切大哭一场的冲动,也早已消散,用不着抑制了。其实时间什么也没有带走,只是安东尼奥极快地习惯了康士坦丁不在的日子。他是一个对自己的过于严苛的人,绝不容许任何非理性的情感干扰他的权衡与决策。如果友人的离去使他的心脏渗出血来,他会毫不犹豫地为自己牢牢筑上一道道心墙。
        然而,再坚固的城墙,当得住子弹大炮,却挡不住明亮清脆的钟声;再坚固的城墙,也治愈不了流血的心。就宛如颇尼齐亚三千年不破的城墙,挡住了帝国的围攻,却挡不住城内的大火。
       

读完柳永传


且看那风流才子
只把韶华虚度
岁月空添。
一怀情愫
一纸浓墨
流连花街柳巷
沉醉一潭秋水。
可叹那鹅仔峰下一支笔
如今竟写尽晓风残月,柔婉靡丽。
失意!
想当年
心怀大宋王朝兴衰
挥毫立就《劝学文》
又怎能轻言道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若谨言慎行,不为声色犬马所惑,
凭才高八斗,绝世诗才
东京汴梁城门
为你大开!

“学,则庶人之子为公卿;不学,则公卿之子为庶人。”以此共勉。(。・ω・。)

康士坦丁x安东尼奥  设定是十岁
小学生第一次写文  写着玩玩 应援520吧
大量私设















星海之都
                                                           By AquaChen

    只要是稍远离市中心的地方,空气中便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咸腥味。但你若问海之都人,他们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对于依水而生的他们来说,港口是他们的乐园,大海是他们的家。即使是年幼的孩子,从没出过海,没有尝过海水的苦涩的,也实在少有。每当孩子满十岁的时候,家里人就会陪伴他出一次海,并且故意把孩子推下海水——这是海之都约定俗成的传统。至少很久以前就是了。似乎只有这样,这片大海,这座城市才算真正地接纳了这些年轻的生命。
        异邦人总会惊讶于海之都异样的气息。任何协调或不协调的事物都能毫无违和感地存在于这座海边的水城,正如父母们一定会迷信地把孩子推下水,同时也一并想着不浪费这次出海机会,盘算着捞几条鱼回去一样。更具体的例子,就让我们放眼海之都的夜空吧。上有苍蓝天幕的星星点点,下游船夫轻柔的阵阵摇橹,水波荡漾,船桨搅动船灯在倒影中反射出的浓浓黄晕;若是没有岸边的灯红酒绿和喧闹的人流,多么容易产生身处一个宁静安逸的小山村中的悠然、舒展的错觉啊。
      而今天第主河道与众不同些。那些身着礼服的先生和小姐们不熟练地亲自撑船,不约而同地跟随远处的灯光,正朝着同一个方向划行。
  
    “快要到了吗?”
   
         小康士坦丁显然快耐不住寂寞无比的船程了。由于是参加私人宴会,按规定只能乘小船前往。小船上动也动不得,站也站不得,尽管一路上的风景已经十分新奇,四个小时无所事事的旅途对于一个乖巧懂事的十岁孩子,也着实是煎熬。他身边坐着年轻的副市长,阿波罗*多洛斯,出生于颇尼基亚一个有名的世家。对面是外交部的尼基弗洛斯,是他的亲信。另有两三个侍从一路上缄默不言,其中一个是与康士坦丁非常要好的大哥哥,他几次示意康士坦丁不要打扰副市长的谈话。小康士坦丁只好识趣地闭了口,将目光投进水里,但是他未见一条鱼儿的影子。
        “前面就是了。”副市长指着远处一座高高矗立的钟楼。他露出随和的笑容,“你这是第一次参加宴会,昨天教你的礼节,你都记住了吗?”
        小康士坦丁用力地点头,下巴几乎要抵到胸口,又抬起头来张开他那清澈无暇的黑色眼眸,“记住了!“
        尼基弗洛斯见他这样,“扑哧”一下笑出了声,调侃君士坦丁:“到了宴会上你打算怎么玩呢?听说这次的小寿星,元首卢西奥家的长子,可和你一般大哦。”
        小康士坦丁闻之,骤然严肃起来,正色道:“父……父亲让我陪同过来,不是让我玩的,是,要让我多见见世面,成长起来。这样以后才能为颇尼基亚出力。”
        这样一张稚嫩的脸庞竟说出这样的话,尼基弗洛斯更是笑的不行。“我们的康士坦丁将来一定是一名好将军!”
       小康士坦丁急了,“不,我不要当将军!我以后要成为颇尼基亚的市长!”
        这下侍从们也忍不住轻笑起来。副市长轻拍小康士坦丁的肩:“好呀,以后要是我做了市长,第一个聘你当副市长!”
        小康士坦丁不知道再说什么好,红了脸埋下头去,假装在水里找鱼。
       但是鱼又怎会轻易地浮上水面,让一双如此纯粹的眼睛,在这深不可测的洪流里,目睹它的真容呢?

        小船刚在岸边寻了个空位停下,便有身着威尼迪库传统制服的侍从前来接应。
        “颇尼基亚副市长,阿波罗*多洛斯阁下,请随我前往元首官邸。”
        眼下,威尼迪库著名的圣马可广场上,正挂着数不胜数的彩旗和飘带,以迎接来自大陆各国的贵宾。既然是元首之子的生日宴,并且是元首亲自手写发往各国的邀请函,各国的代表自然都是带有身份的上层人士。小康士坦丁似乎也在广场上形形色色的人中看见几张叫不出名但是相熟的面孔。广场另一头的港口处,夜空中迸出大团烟火,像划行千年的流星终于完成了使命,在生命的终点用一次华丽的绽放把自己最后的美丽留给了宇宙。海之都的地标建筑圣马可狮塑像被烟火照亮,转而又匿进黑夜,青金色的狮瞳忽隐忽现。烟花刚刚燃尽,洪亮的钟声敲响,不知道触发了什么开关,路边的装饰吊灯一路亮起来,围绕起了整个广场。那些装饰灯发出黯淡的光,并不能起到什么照明的作用,但远看着精美,近看便知做工极为细致。那些都是由颇尼基亚特产的水晶,经精细打磨而成。每一年,威尼迪库的货船都源源不断地从颇尼基亚运来水晶石。那些整块整块耀眼的天然水晶,被雕刻成个各种各样的水晶杯、装饰灯和艺术品,是海之都人的日常家具,也被用做国礼。在他们眼里,水晶杯里的红酒和海之都的星空,是最高雅的搭配。
        火苗在灯罩里摇曳,灵动清幽的光从镂空的水晶中微微透出,含蓄内敛。而围绕广场
的数百盏灯按顺序一路触发的情景,也尽显张扬。
        小康士坦丁抬头凝视着装饰吊灯良久。在颇尼基亚,人们通常以火把和舞蹈作为庆典的主要内容……这样的华丽精致,小康士坦丁还前所未见。直到有个侍从匆匆跑过来拉住他,他才回过神。
        “副市长他们一会而都有事要忙,你可要跟紧啦,在元首官邸里走丢了,可就再没工夫来找你啦!”
to be continued.